网站公告:
济南诚信搬家公司是实时为您服务!专注于济南搬家,济南搬家公司,济南搬家公司哪家好,济南搬家哪家便宜等~
实时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实时新闻 > 如何绕过搬家公司轻松搬家从入门到放弃
如何绕过搬家公司轻松搬家从入门到放弃
添加时间:2019-10-17 14:2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说起来,“搬家”这个词对于今时今日的年轻人来讲,就跟“租房”一样,是每个漂泊在大城市的空巢青年的起步标配。咱当代青年,没在城市东南西北各个角落辗转几个轮回,没搬过七八九十次家,都不足以谈人生(咦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
如果说租房是让人脱离不切实际的幻想,转而意识到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其实是那样脆弱而匮乏的过程,那么搬家则会让你彻底摆脱匮乏感,转而怀疑起自己:
我那个咋看咋简陋,要啥啥没有的出租屋里,是藏了个宇宙吗?!
不知道你会不会有同样的感觉,反正济南市搬家每次搬家都会经历一个大型怀疑人生现场。
比如这次,在历经艰苦卓绝的找房过程以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我又加入了节前搬家大军。
看看这时间节点,真是注定坎坷啊!
因为要卡在节前节后两个交通高峰期之间完成搬家,我原本想得非常简单:屋子里的东西归一归,喊个搬家公司,一鼓作气搬过去得了。
作为一个资深搬家选手,我此次竟然会犯“轻敌”这种新手村级别的错误,实在也是有点惭愧的。
我主要错在,过于高估了自己对“断舍离”的理解和执行程度。
自从上一次搬家,我往家里寄了三大麻袋两大箱子这辈子都不再用得上的杂物,骤然意识到我光枕头、腰垫、坐垫、午睡枕就抽了三个真空收纳袋以后,我就果断投入了“断舍离”派,不喜欢、不需要的东西绝对不买,不再适用的东西或送或丢,坚决杜绝各种“囤货”行为。
还真别说,在这种(自以为)严格的管控下,接下来的三年里,我那个小小的出租屋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好像到处都有留白,至少肉眼可见的地方是都没有堆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偶尔拍个照,也能拗出窗明几净,唯有阳光充满房间的视觉效果。
在这种看起来空空的,到处都没装满的假象中过了几年,我,不出意外的,飘了。
事情首先在我突发奇想,用两个拉杆箱先拉点衣服过去开始就有了点脱轨的征兆。
两箱衣服拉走以后,我盯着因为衣柜空荡荡所以一下子好像变得更空了的旧屋,突然脑袋一抽,觉得以我日常对“断舍离”的践行程度,搞不好可以用这两个拉杆箱搞定搬家!
毕竟多年以前,我就是用两个大拉杆箱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独立“搬家”,既然以前可以,那现在也可以!
所以说人还是不能上头不能飘,一飘,就完全忘记了我当时是从一个“宿舍”搬到另一个“宿舍”,真正搬动的东西除了衣服就是锅,连餐具就是一只碗一个盘子一个马克杯一个玻璃酒杯;劳动量跟从一个出租屋搬到另一个出租屋完全不能比的事实。
但我上头了啊!我看着身边纷纷露出赞同神色跃跃欲试的爹妈,感觉到暖呼呼的,浑身流淌着使不完的劲儿,从头到脚都是往外溢出的力量!
特别听到我爸激情声讨了他知道的搬家平台种种半路加价、损坏家具、漏送晚送的负面信息后,我这个头是上到了巅峰。
我想都说姜还是老的辣,既然我爸这么老的姜都表示支持,辣还有什么说的!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个屁咧。
济南搬家公司官方网站
上头一时爽,然后事情就在我来来回回拉了好几趟拉杆箱,然而屋里还乱七八糟堆了两大纸箱东西的时候开始变得荒腔走板:
第一个问题是,说好的几趟拉杆箱能搞定的事儿,这两个大纸箱子是什么玩意儿?哪冒出来的?里面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我不是都收拾掉了吗怎么还有?
诶这把刻刀不是失踪两年了吗它是看准了时机从安全屋跳进来打算偷渡的么?
第二个问题接踵而来:我不是很久没有买买买了吗?这一大盒口红是什么?这些零零碎碎的香水又是什么?
第三第四……第N个问题纷沓而至:我啥时候买了这么多晾衣架?什么?这个储物凳里的东西竟然有这么多吗?
这鞋居然一直都在这里吗???
不是,我不是只有一个电饭锅一个小奶锅一个炒菜锅一个平底锅几只碗几个碟子……而已……吗……这些重得要死的锅碗瓢盆是怎么回事?前年买的芥末粉,去年开的干木耳,今年夏天养生的银耳莲子五谷明明每样都只买了一点点啊?
乃至于:这个电饭锅为什么长这样?一点都不规则!
总之,那些平常看似无害松散在各个储物空间里,也不堆,也不挤,看起来零零碎碎没有多少的东西,都在搬家的时候,露出了嘲讽狰狞的面孔。
唉……我太难了。
几乎就在意识到这些鸡零狗碎不是两拉杆箱能料理得了的那一瞬间,我那短路了几天的智商“噌”的一下又上线了。
及时止损亡羊补牢,虽然已经累了几趟了,但我现在仍然可以喊搬家公司啊!
只要把剩下来的东西一鼓作气送到新屋就可以了嘛!
我把半途而废的想法跟父母沟对了一下,获得了他们有气无力的赞同声。
最开始我们选择自己搬家,其中一个重要考量指标就是经济因素,结果眼下第一个被放弃考虑的,也是经济因素。
我们家像是忽然有了矿,一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叫问题!
要不怎么说思想统一了,队伍就好带呢!
前一秒还累得瘫倒在地,望着一堆无从下手的杂物无比绝望的我们,此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原地反弹。
快!找一家最快的马上下单呐!
于是我迅速掏出手机,打开各个搬家物流的小程序。
脸马上就被黄金周暴增的客流量打肿了。
连响应最快的货拉拉,也得次日搬,而且时间段不确定。
这要放在平时,等一天就等一天呗。
可是这一次,因为我前面三天来回折腾,眼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交房前的最后一个下午。
我们还有三个40x50x60的纸箱,两个拖箱,一桌子零零碎碎无法归总的杂物。
真是一个大写的绝望。
最后我们仨简直是凭着一腔孤勇,在悲壮的氛围中,爆发出最后的力量搬完了这个家。
啥规整不规整的,塞!
脆弱易折易碎的,垫个防震垫,塞!
厨房物品和洗浴用品,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嘛,塞塞塞!
实在塞不进的怎么办?
丢丢丢丢,没了再买!
我们三个迅速制定了一条无缝切换的搬家动线,像永动机的那种,每人轮流搬几样东西运到新房,回到旧房的人就迅速塞满下一波儿物品。
这时候我妈,一个隐藏的boss,也终于展现出了与她身份匹配的实力,在我们一趟趟搬来搬去的时候,她不但搬了东西,还悄不留声儿的把旧房卫生给搞了,连吊顶灯都擦了一遍。
等到好不容易所有的东西都搬到新房的时候,我已经快瘫痪了。
哦,也不是所有的东西。
最终我们还是丢掉了皮皮猫一个冬天用的猫窝。
但似乎没有人也没有猫觉得特别可惜。
反正他就没睡过几次窝。
总之,经过我们小宇宙爆发式的一顿暴搬,起码旧房大部分的东西是都完完整整的塞到新房来了。
然而高兴还没有两秒,我又骤然发现自己面临的残酷绝境:
新房那个三人大沙发,是我从宜家买来,未经安装的,半成品。
就是这个↓
这我一个孤身弱女子,哪能做装沙发这种力量与技巧并重的活儿啊!
……事实上我还真能!
不过,在拼沙发的那半个多小时里,我的手在拧螺丝,装部件,但是我的脑内如走马灯一样,只有一句话在不停回放:
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就不该发神经自己搬家。如果我不自己搬家的话,就不会搞到这么累,如果没有这么累的话,我脑子就能在线;如果我脑子在线的话,就不会忘记找人安装沙发;如果找人安装沙发的话,我现在还能多跑两趟多拉几箱东西……
看见没?!这悲催的搬家,已经搞得我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插个话,为安全考虑,大件家具如柜子、沙发等等安装的时候至少要有两个人,提高效率的同时防止意外发生。我一个人装沙发这件事没有什么好吹嘘的,非常不推荐!不要学我!不要学我!!不要学我!!!)
好在,尽管过程充满了(没啥必要的)曲折,人也受了很多(本来不必的)累,但最终,我们还是成功赶在黄金周假期正式结束之前,搬进了新家。
期间我妈还撸起袖子打算自己把新房的卫生做了,吓得我,赶紧请了个保洁阿姨,抢在她动手之前先打扫了一遍。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估计你们也能猜到:经过这一顿折腾,接下来的两周,我都睡得像陷入冬眠的熊,连快递都唤不醒我,只能放在门口,凭缘分认出彼此。
新房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好?谁在乎!
新房还有好些需要休整、配齐的东西?等我睡好了再想!
至于那堆让我们一家费死劲儿来回奔波的东西,早在搬进来的当天,又纷纷化零为整,潜伏进了新房的各个角落,等待着下一次出击。
但是,慢着!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如果说我从这次搬家中获得了什么启示,除了重新估量我对“断舍离”的理解和执行程度之外,更重要的,是总结出了足够的经验,助我完成这篇宝贵的攻略——

文章来源: 一口獠牙两面针 微信公众号